谁在出卖“非法血液”?非法组织卖血案令人心惊

谁在出卖“非法血液”?非法组织卖血案令人心惊
2019年08月13日 16:56 央视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原标题:谁在出卖“非法血液”?团伙作案令人心惊

  为谋取利益 竟做血源生意

  在医院手术、或是在急救时,血液是用来挽救病人生命的。但有的人为了谋取利益,竟然做起了血源生意。近日,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非法组织卖血案。

  审判长:现在因为什么事情,在什么时间被羁押的?

  被告人:是因为非法组织人卖血,在3月26日被羁押的。

  被告人李某,出生于1980年,籍贯河南。2019年3月26日,就在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进行一次血源交易的过程中,得到匿名群众报案的警方当场将其抓捕归案。

  李某和他的同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这些血液又卖给了谁呢?

  被告人李某一共5条供述,其对犯罪事实均供认不讳。证明其长期在医院发卡,上面有本人电话。

  混进医院大楼 散播“互助献血”名片

  画面中这些小卡片,就是被告人李某混进医院大楼里散播的名片。上面最明显的位置写着“互助献血”四个大字,下面还写着李某的联系方式。

  公诉人宣读被告人李某供述:2019年3月26日6时许,有一个病人家属给我打电话,说他家有需要找人献血问我价值。我说400cc,2000元,对方说太贵了。

  联系被告人李某的病人家属名为张某,当时她独自一人陪同母亲住院、等待手术治疗。令她有些发愁的是,母亲的手术需要输血,仅凭自己献血并不足够,但其他亲属又都不在北京无法帮忙。

  接到病人家属张某电话的就是被告人李某,眼见来了生意,他连忙将自己的一个同伙(小张)介绍给了张某。到26日走之前,小张带着病人家属敲定了价格,1200CC,5000元。

  据被告人李某的供述,他虽然认识小张(同伙),但却不知道小张的真实身份,有生意时两人就通过电话和微信联系。

  李某供述,除了小张,还有另一个绰号天意的男子也参与其中,天意的本名叫余某,三人在交易中各自有分工。

  根据被告人的供述,他负责发小广告等待家属联系,一旦有生意上门,李某就会通知另外两名同伙,由他们去找人卖血。

被告人和他的同伙是如何联系卖血人的呢?

  被告人和他的同伙是如何联系卖血人的呢? 

  证人颜某是本案的卖血人之一。2019年3月25日22时许,颜某在微信群看见有人发信息说,捐献400cc的量给多少钱见面说。第二天下午13:30,外科大楼四楼见面集合。

  卖血人互不相识 微信群获取消息

  除了颜某,另外两名卖血人付某和赵某的证词也都表示,三人互不认识,是在微信群里、或是墙上的小广告上看到的消息,几人分别得知捐献400毫升的血量,能得到数百元不等的报酬。

  他们是怎么与中间人联系,出卖血液的呢?这中间还有什么环节?

  公诉人宣读卖血人付某证词:最后有一名叫余某的人来接我。我到了后这名叫余某的男子让我去献血。我拿到献血证后去找余某,余某叫我把之前的联系方式和微信都删了。

  三名卖血人的证词都有一个相同的细节,那就是被告人的同伙余某,也就是绰号天意的男子,叫他们删除了手机中之前所有的联系痕迹。

  删完后卖血人付某拿着献血证和身份证到301医院对面的便民服务点找另外一名男子拿钱。付某到了之后看见一名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向他要了献血证和身份证,并称等他回来再付钱。

  经颜某、付某,以及赵某三名卖血人的辨认,这名穿黑色皮夹克的男子就是被告人李某。卖血人献完血,把献血证和身份证给李某,然后李某就把这些东西给患者的家属去审核。审核通过了,才会拿到钱。

  但被告人李某还没来得及把卖血人的献血证交给病人家属,就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李某供述,几年前他认识的两名同伙,之后慢慢地就做起了血源生意。

  被告人供述,如果有病人家属电话联系,被告人就会通知两名同伙寻找卖血人,交易成功后,他就可以从中获利。

  公诉机关指控,2019年3月26日,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医院组织颜某、付某、赵某卖血,应当以非法组织卖血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本院认为被告人李某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切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组织卖血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没拿钱就被抓 是否属于犯罪未遂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条第一款规定,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以暴力、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罪名的认定,控辩双方意见一致。但在量刑上,辩护人认为,被告人李某在交易中所起的作用有限,而且还没有拿到钱就被抓获,属于犯罪未遂,应对其从轻处理。

  辩护人:根据本案被告人的供述以及证人的证言,被告人李某他的作用只是和患者家属有联系。至于如何组织他人来献血是由另外所谓的小张、天意(余某)二人组成。而且在犯罪之中,根据他们约定的钱款,被告人李某仅仅得到其中的一部分。所以,通过本案来讲,能够证实被告人李某是从犯。被告人李某在本案又是犯罪未遂。

  公诉人: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组织3人非法出卖血液,其与他人在犯罪行为当中具有同等的作用、地位,不易区分主从犯。另外关于辩护人刚才提到的被告人属于犯罪未遂,根据现有的材料,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已经成功组织了颜某、付某、赵某献血,其是否获利不影响本案。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李某伙同他人组织3人非法出卖血液是既定事实,被告人在犯罪行为中和两名同伙是具有同等的作用和地位的。并且即使他还没有拿到钱,其行为也已经构成非法组织卖血罪,并不能认定是犯罪未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未对此案当庭宣判,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责任编辑:霍琦

热门推荐

收起
1分快3_10分快三_官方财经公众号
1分快3_10分快三_官方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8-21 南华期货 603093 --
  • 08-15 日辰股份 603755 15.7
  • 08-14 小熊电器 002959 34.25
  • 08-14 唐源电气 300789 35.58
  • 08-14 松霖科技 603992 13.54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