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童章子欣失踪案 还有更多谜团待解

杭州女童章子欣失踪案 还有更多谜团待解
2019年07月12日 03:05 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杭州女童章子欣失踪案 还有更多谜团待解

孩子还没有找到!

制图杨仕成

失踪女童的父亲章军,翻开手机查看线索。

  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

  7日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

  7日晚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 (警方供图)

  两日来,杭州9岁女孩章子欣被租客带走事件,持续引发关注。10日下午,女童的市民卡在宁波象山海边的一处凉亭附近被找到。
  继7月10日全面搜寻以后,7月11日上午7时许开始,象山继续组织公安、水利渔业、应急管理、松兰山管委会、爵溪街道、民间救援队、志愿者及周边群众共计500余名,使用搜救犬、无人机等,扩大范围分海岸线及陆上两组进行搜索,并对沿途开展逐人逐户调查访问;同时,出动渔政执法船、冲锋舟、摩托艇、快艇等海上船只10余艘携带声呐相关设备在女孩失踪区域洋面进行滚动式、拉网式全面搜索,范围由2海里扩大到今天的20海里。
  截至11日晚10点,仍未发现失联女孩。
  女童失踪后,孩子父母为何在7月8日前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两名租客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孩子究竟在哪里?11日,随着失踪女童妈妈发声,诸多细节曝光,抛出更多的谜团。

关注1
女童失踪后,孩子父母还去办理离婚?

  10日晚,失踪女童父亲章军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时曾表示,在7月8日见到了孩子妈妈,在淳安县办理了离婚手续。章军说,“我想她(孩子母亲)肯定知道了,那么多媒体关注,信息铺天盖地。”但截至到7月10日晚上10点,孩子妈妈并没有出现。
  该信息引发网友的诸多猜测,孩子失踪了,作为孩子的父母还去办理离婚,且到10日孩子母亲都未出现,其中是否存在什么隐情?
  11日,媒体前往淳安县婚姻登记处核实,7月8日上午女童爸妈确实前去办理了离婚手续,进行协议离婚。
  工作人员表示,早上女方先过来,询问离婚需要的手续后,跟男方一起带着身份证、户口本等材料前来办理离婚手续。
  在两人的离婚协议上写明,两人2013年5月登记结婚,无共同债务,无共同财产,女儿的抚养权归男方,女方自愿出抚养费直到孩子18岁。
  “两个人都很冷静,全程没有争吵。”工作人员说,由于临时去准备离婚协议,他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办好离婚手续临近中午时办完手续,整个过程中,他们都没有聊起过孩子。

关注2
失踪女童母亲,为何到11日才出来发声?

  11日早晨,《钱江晚报》记者辗转联系上了孩子妈妈曾某。孩子妈妈说她是10日通过孩子姑父才确切知道孩子出事的消息,她跟妹妹一直在广州上班。
  对于网友质疑他们“孩子丢了还有心思离婚”的指责,曾某表示,2019年7月7日,在舅舅的陪同下,她到了淳安。
  “那天下午,孩子爸爸跟我说孩子被人带走了,他要去宁波把孩子带回来。孩子爷爷奶奶非常爱这个孩子,我是知道的,我也很放心的,那时候孩子爸爸这么说,我一直以为孩子是亲戚什么的带出去了,没太当回事。”
  她说,7月8日,孩子爸爸、孩子姑姑还劝过她,问她要不要再考虑考虑。但她意已决,7月8日上午9点多,两人办了离婚手续。
  曾某称,手续一办完,自己就和舅舅一起返回重庆。7月10日回到了重庆。11日,她还在重庆老家。
  曾某表示,2015年离开章军后就一直留在广东,在东莞一家硅胶厂工作,2015年离开孩子父亲后就没有再见到孩子。
  对于网友质疑孩子母亲对孩子失联后无过多的问及以及其中会不会有隐情,章军直言:“怀疑前妻的想法很荒唐”。他表示:“孩子妈妈是从重庆一个偏僻的大山里走出来的,不是不关心孩子,只是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更不知道该怎么办”。
  孩子的姑父王先生也表示,章子欣的母亲是一位很憨厚老实的人,与章军结婚多年,一直和丈夫在外打工养家,很不容易。因此,姑父王先生表示,怀疑孩子母亲与案情相关的说法纯属无稽之谈。

关注3
孩子失踪前的状况,目击者看到了什么?

  截至11日晚11点,该案共有3位重要目击者提供了一些信息,包括象山当地的一位服装店老板、网约车司机和出租车司机。

目击者①
象山服装店老板:
小孩衣服很脏,两大人问象山港怎么走

  蓝豚水上救援队长鲍幸丹参与了对失踪女童的搜救,她的本职工作是游泳教练。巧的是,她的一个学生家长,在象山丹城开服装店,认出来这对租客曾带着女童到店里买衣服。
  据店主回忆,当时是7月7日下午,由于小女孩身上衣服很脏,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两个大人向她询问象山港路怎么走。
  她说,后来店员推荐了一件50元的裙子给女孩,女孩还很开心,说买买买,但问了价钱50元后,两个大人说不买。店主称她当时有询问女童是否是两人的孩子,她说,当时两个大人说,不是自己的小孩,是亲戚家的孩子。自己后来看到新闻后,反复比对三人穿着样貌,很肯定当时来店里的就是他们。
  目前,该信息已提供给警方。

目击者②
网约车司机:
孩子和男女有说有笑 看起来很开心

  由于三人曾坐网约车前往象山,媒体找到了网约车司机。司机姓郝,他说:“看上去他们之间很熟的。”孩子上车后,和男女租客有说有笑,男女租客之间讲广东话,没有对孩子呵斥等,孩子看起来也很开心。

目击者③
自杀租客最后目击者:
一个小时车程,两个人一言不发

  7月7日晚,两名租客在象山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前往宁波鄞州区东钱湖。这是两人自杀前最后一段路程,当时两人乘坐的是倪师傅的出租车。据倪师傅回忆,车程共一个小时,两人在车上没有说过一句话。

关注4
两名租客到底是什么人?
女租客欠了很多钱
家人提起她都“恨之入骨”

  根据身份证信息显示,带走孩子的梁某华为广东省化州市官桥镇六堆大墩坡村。村里一位唐先生介绍,梁某华总共兄弟三人,梁离开家乡已经十五六年,以前在家里种田,没什么文化,后来去了外地,不知道他在外地做什么,梁甚至连自己父亲去世了都没有回来。
  另据村民彭先生称,印象中梁某华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有家室,“一次的吵架中,妻子烧了结婚证”。“儿子在读初中,女儿没读书了。”彭说,谢某芳并非他的原配妻子。
  带走孩子后自杀的女租客谢某芳的信息也出现了。
  根据户籍信息显示,谢某芳为广东省化州平定镇平山乡人塘岸村人。
  据谢某芳老家村干部谢先生介绍,谢某芳确系村里的人,谢某芳家“条件不是太好,有好几个哥哥,二哥过世了,有两个哥哥在外打工。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脾气不太好,有些小气,爱发脾气”。
  谢某芳至今有十来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很早就外出打工,一直在广州、东莞、深圳等地谋生。谢某芳曾经向她的哥哥借了几十万元,当时说是要买房子,但是后来一直都没有还钱,“搞得全村的人都很不待见她”。
  谢先生说:“梁某华曾经来过我们村一次。”
  谢某芳的大哥则说,谢某芳小学毕业后就外出打工。在他的记忆中,十几年前,她还没有骗家里人钱之前,曾带过一个男人回家。“应该就是那个梁某华。她当时说那个是她老公,但他们一直没有正式结婚,也没有孩子。”
  谢某芳曾以买房子、做生意为由借兄弟姐妹很多钱,家里人提起这个人都恨之入骨,他们认为是梁某华带坏了谢某芳,才发生了骗钱的事。此后,家里人基本和谢某芳断绝了来往。

关注5
女童失踪前还有哪些细节?
女童和两名租客,曾徒步在七公里山道

  11日下午2点,章军出现在宁波市象山县白沙湾的凉亭。10日,两位20多岁的村民在礁石上发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把它放在附近凉亭里,警方和救援队从10日开始把搜救目标缩小到观日亭附近。
  从松兰山景区到观日亭,大约七公里多。据了解,这条路是一条山道,树林茂密,人烟稀少。旁边,是一座座正在建设的工地,山上也有废弃的房子。除海上搜救以外,警方目前对这七公里山道、直径两公里区域进行走访、搜索。
  根据警方发布的信息,女童和租客三人最后出现在这条道路上,一家企业的监控记录下了画面,也意味着女孩和租客三人曾徒步在这条七公里道路上。
  这条山道,一面是山,一面是海。这条路一直通到观日亭,观日亭附近礁石上发现了孩子的市民卡。
  糟糕的天气给救援带来更多麻烦。“你看那边的礁石,10日晚上9点才退潮,我们今早到的时候估计水面下降了有6米左右。”蔡奇是雄鹰救援队的潜水员,顺着他手指方向,从发现女童市民卡的亭子望过去,石头上面白色和灰色之间有分明的水痕。
  海面救援以声呐为主,根据探测结果再决定要不要下潜。而声呐至今尚未有明确结果,只有两三个点,但是都太小,救援人员怀疑是小石头、小动物,“潜下去,能见度40厘米左右,什么也没有摸到”。
  一面靠海,一面靠山,一边是大海捞针,一面雨大林深,“200多人,9部车子,找了两天了。”海滩上的协勤人员说,“两边都很难找,最近天气不好,我们在家睡觉都要盖被子,这孩子在外面不知道会不会很冷……”搜救没有停止,而女童章子欣,依旧没有找到。
  综合都市快报、钱江晚报、象山发布、澎湃新闻等

象山

热门推荐

收起
1分快3_10分快三_官方财经公众号
1分快3_10分快三_官方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7X24小时

  • 07-12 交控科技 688015 16.18
  • 07-12 方邦股份 688020 53.88
  • 07-12 嘉元科技 688388 28.26
  • 07-12 航天宏图 688066 17.25
  • 07-12 沃尔德 688028 26.68
  • 股市直播

    • 图文直播间
    • 视频直播间